1. <cite id="desnw"><noscript id="desnw"></noscript></cite><rp id="desnw"></rp>

      <source id="desnw"><meter id="desnw"><button id="desnw"></button></meter></source>
      <cite id="desnw"></cite>
      <cite id="desnw"></cite>
      <cite id="desnw"><span id="desnw"><blockquote id="desnw"></blockquote></span></cite>
      <b id="desnw"><form id="desnw"><delect id="desnw"></delect></form></b>
    2. <rt id="desnw"><optgroup id="desnw"><i id="desnw"></i></optgroup></rt>
    3. <rt id="desnw"><progress id="desnw"></progress></rt>

    4. <rp id="desnw"><meter id="desnw"><acronym id="desnw"></acronym></meter></rp>
          服務中心

          關閉搜索
          大家保險
          ??>?? 大家動態 ??>?? 媒體聚焦
          ??>??【環球時報前沿觀察】“城心醫養”:老有所依的新探索

          【環球時報前沿觀察】“城心醫養”:老有所依的新探索

          2022-02-28

          原文鏈接

          “大家的家”北京朝陽城心社區

          兒孫繞膝、共享天倫之樂曾是人們對未來的美好暢想,但如今這樣的生活已經離我們越來越遠。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發布的《中國發展報告2020:中國人口老齡化的發展趨勢和政策》預測,至本世紀中葉,中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或近5億,平均每3個人當中就有1個老年人。與此相對應的是我國生育率的持續下降,所以無論是從經濟上,還是從子女的精力上,僅依靠家人養老的模式都難以滿足老年人的實際需求,社會化養老已成趨勢。

          當然,人們的養老觀念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轉變的。《中國城市養老服務需求報告2021》中顯示,有52.9%的受訪者選擇居家養老,占比最多。但相比于曾經的“9073”,即90%的老年人由家庭自我照顧,7%享受社區居家養老服務,3%享受機構養老服務,這一數字還是顯露出人們越來越理性的態度。因此,在這種養老觀念的轉變期,大家保險推出的“城心醫養”模式或許提供了一種新選擇。

          一碗湯的距離

          所謂“城心”,指的是養老社區的選址。目前建在北京朝陽、阜外和友誼的社區都位于城市的核心地帶,臨近商圈、公園和三甲醫院。大家健投副總經理劉鷹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們的‘城心醫養’社區離老人熟悉的居住環境只有‘一碗湯的距離’,與家庭保持著非常緊密的聯系,既為老人提供了獨立的生活空間,也方便子女和老朋友探望。”

          據調查,在人們選擇居家養老的諸多原因中,生活更加舒適和環境更熟悉排在前兩位。“城心醫養”社區在這方面雖不比家中,但顯然要比城郊養老機構更容易讓人適應,大大減少老人的陌生感、孤獨感。

          此外,與很多建在城內的傳統養老院相比,“城心醫養”社區在生活的舒適度上也有一定的優勢。以“大家的家”北京朝陽城心社區為例,整個社區為典型的四合院格局,其內均為低層建筑,房間數超過500個。住戶郭先生在初次參觀這里的時候就感覺社區環境很好,房間也很安靜。他此前一直住在女兒家社區的養老院,但是那里沒有獨立單間,很影響睡眠。后來他們在網上查到了這家朝陽城心社區,郭先生覺得十分滿意,很快就辦理了入住。

          “大家的家”

          在《中國城市養老服務需求報告2021》中,“擔心突發疾病不能得到及時救治”排在了養老困惑的第一位。與許多養老社區的自建醫院相比,“城心醫養”社區在醫療護理方面的機制顯得更為健全。社區內搭建了分級診療“微體系”,其中包括社區內設醫療機構、互聯網醫院專家遠程問診和藥品遠程配送、三甲醫院就近服務、高端體檢和海外診療服務,讓老人可以在不離開社區的情況下,解決大部分的醫療需求。郭先生告訴記者:“入住后對日常生活改善最大的一點,就是心理上有了依靠,萬一有個什么意外,可以第一時間得到幫助。”

          當然,對于養老生活來說,除了居住環境和醫療水平,社區整體的氛圍也很重要。記者在參觀社區時,看到很多活動室,走廊兩側展出的手工、書法成果,還能聽到老人鋼琴彈唱的聲音。

          據朝陽城心社區客服部主任顏曉玥介紹,這里入住的老人平均年齡在84歲左右,高知高干居多,很多時候都是他們自己組織活動,社區只做一些輔助的工作。郭先生從18歲開始援藏,先后做過貿易、建筑建設等工作,還擔任過小學校長。他告訴記者,入住社區后他會參加合唱、手機課堂等活動,自己獨處時則愛看新聞、聽音樂,每天都過得“很舒心順意”。

          新模式的探索

          目前,除了北京的3個社區外,“城心醫養”還剛剛落地了南昌和天津。劉鷹介紹說,未來,大家保險將率先布局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老齡化程度高、社會化養老意識強、財務支付能力足的地區。

          除了規模上的擴張,劉鷹還表示,大家保險在加拿大的23個養老社區已經穩健運營了30多年,目前國內的養老社區也已經啟動了對運營管理標準化規程的引進和移植工作。此外,國內的養老護理還主要脫胎于傳統家政服務,主力軍是四五十歲的中年女性,在護理專業度、工作投入度和職業認可度上都存在很大提升空間。因此建立自有的年輕化、專業化、高水平的護工隊伍也是“城心醫養”社區未來的努力方向。

          如今,越來越多的政策和數據印證了這種模式的可行性。中共中央、國務院于2021年11月18日發布的《關于加強新時代老齡工作的意見》中提出:“鼓勵成年子女與老年父母就近居住或共同生活。”其中的“就近居住”與“城心醫養”的概念有重合之處。再從居民的角度看,《中國城市養老服務需求報告2021》中顯示,有83.1%的受訪者愿意在多種形式的養老機構中,為自己或家人選擇“城心醫養”。

          就“城心醫養”的未來發展而言,劉鷹表示,社區嵌入式養老和城心CCRC(持續照料退休社區)并舉或許是一種比較理想的模式,其中的城心CCRC機構主要提供完善的醫養護綜合服務,而社區嵌入式養老則仍以居家養老為主,發展分布于各個社區的小型綜合養老設施,為老人提供日托、短期入住、組團式護理等多種服務。

          在2020年10月的金融街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就曾提到:“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加速到來,發展第三支柱已經十分迫切。”目前,房地產、金融、醫療等行業都在積極布局養老產業。以金融行業的保險企業為例,截至2021年3月,市場上已有約13家保險機構投資的近60個養老社區項目,可為全國20余省市提供超過8萬張床位。“城心醫養”社區已為社會提供了一種可供參考的方案,相信未來會有越來越多新模式幫助人們安享晚年。


          閱讀原文:https://www.toutiao.com/i7069580479422530085/


          乐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