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ite id="desnw"><noscript id="desnw"></noscript></cite><rp id="desnw"></rp>

      <source id="desnw"><meter id="desnw"><button id="desnw"></button></meter></source>
      <cite id="desnw"></cite>
      <cite id="desnw"></cite>
      <cite id="desnw"><span id="desnw"><blockquote id="desnw"></blockquote></span></cite>
      <b id="desnw"><form id="desnw"><delect id="desnw"></delect></form></b>
    2. <rt id="desnw"><optgroup id="desnw"><i id="desnw"></i></optgroup></rt>
    3. <rt id="desnw"><progress id="desnw"></progress></rt>

    4. <rp id="desnw"><meter id="desnw"><acronym id="desnw"></acronym></meter></rp>
          服務中心

          關閉搜索
          大家保險
          ??>?? 大家動態 ??>?? 媒體聚焦
          ??>??【財經APP】扶持4萬多家“專精特新”企業,應該怎么做?

          【財經APP】扶持4萬多家“專精特新”企業,應該怎么做?

          2022-03-17

          原文鏈接

          3月14日,大家投資控股有限責任公司與中關村科技租賃股份有限公司合作,雙方將設立以“專精特新”為主題的股權投資基金,總規模5億元,基金重點投向先進制造、新一代信息技術、生命科技等戰略新興產業。

          自2021年9月北京證券交易所設立,打造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主陣地以來,“專精特新”成為經濟領域的熱詞。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也明確提出,著力培育“專精特新”企業,在資金、人才、孵化平臺搭建等方面給予大力支持,這也是“專精特新”企業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肖亞慶曾在不久前閉幕的全國兩會上透露,下一步,將進一步擴大“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規模,2022年準備再培育國家級“小巨人”企業3000家以上,帶動培育省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達到5萬家以上,使“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群體不斷壯大。

          今年全國兩會上,多位代表、委員也就發展和培育“專精特新”中小企業提出了建議。他們的建議更多聚焦于對“專精特新”企業的支持政策上。全國人大代表、藍光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楊鏗表示,在國家政策框架已經初步搭建完成的前提下,如何細化政策以及在地區落地,將是促進“專精特新”產業化發展的關鍵。楊鏗在其提交的《關于創新“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發展機制的建議》中,從資金、服務、人才等多個方面,對“專精特新”企業提出了具體的支持建議。

          除了精準扶持,持續性的支持工作也十分重要。全國人大代表、湖北天門紡織機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沈方勇告訴《財經》記者:“當前對于“專精特新”的相關獎補支持政策已經和正在落實,但是這些支持是否具有可持續性?三年之后怎么辦?為了支持工作的持續性,我建議適當降低一次性獎補力度,制定長期的支持政策。”

          沈方勇、楊鏗等代表認為,當前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申請認定“專精特新”企業,競爭十分激烈,加強完善“專精特新”企業的準入準出機制非常重要,保證將關鍵的支持資源留給最需要的“專精特新”企業。

          對“專精特新”企業的支持要精準化、可持續

          工信部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中國已經有4萬多家“專精特新”企業,“小巨人”企業達到4762家,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達到848家,涌現出一批“補短板”“填空白”企業,成為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力量。

          部長通道上,肖亞慶表示,“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占中小企業的比例雖然不高,但是營收增速、利潤率和發明專利成果占有量都分別達到了規模以上工業中小企業的2.2倍、1.4倍和3.4倍。2022年將在資金、人才、孵化平臺搭建等方面給予“專精特新”企業大力支持。

          《財經》記者了解到,從去年開始,對“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支持政策密集出臺。例如,去年11月,國務院促進中小企業發展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了《為“專精特新”中小企業辦實事清單》,聚焦中小企業發展痛點難點問題,提出了涵蓋加大財稅支持力度、完善信貸支持政策、暢通市場化融資渠道、推動產業鏈協同創新等在內的10項實事、31條具體任務。

          楊鏗表示,在國家政策框架已經初步搭建完成的前提下,如何細化政策以及在地區落地,將是促進“專精特新”產業化發展的關鍵。“專精特新”產業化長周期面臨巨大挑戰,如何根據不同領域及產業的不同生命周期,制定不同的“專精特新”配套政策,是如今步入產業發展后半段賽程應該關注的重點。

          “專精特新”企業發展首先面臨的就是資金問題。楊鏗在今年兩會中提交的《關于創新“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發展機制的建議》中就對做好精準的資金支持工作提出了具體建議。他表示,由政府牽頭建立地區性甚至全國性的、分領域的融資信息溝通平臺,加強企業與資本的對接、最大限度促進創新和創業的熱情,便于中小企業的上規、上市培育。甚至對精選的優質企業開發“專精特新”專屬金融產品定向培育,創造“放足好水、養好活魚”的健康生態。

          工大高科董事長魏臻表示,在對“專精特新”企業的支持上,當前財政資金是直接給予企業獎勵資金,支持方式較為單一、平均,精準度不夠。他建議,進一步提升財政資金使用效率,在政府部門的科技、產業化項目立項上,設立“專精特新”企業專項基金,推廣雙向“揭榜”等新舉措,加強對“專精特新”企業在科技創新、成果轉化、效益提升方面的精準扶持。

          云南昊邦醫藥董事長李彪認為,對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的培育扶持,還要針對具體省份優勢,差別對待。

          當前,中國已培育三批4762家“小巨人”企業。從4762戶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分布地域來看,四川、重慶、陜西、廣西、云南、貴州、新疆、甘肅、內蒙、寧夏、青海、西藏合計771戶,12省份共計僅占比16.19%。

          “以云南省為例,3批總計培育了52戶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占比僅為1.09%,位居全國第21位。主要是因為云南的產業發展重點與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培育的重點領域有一定差別,存在一定差距。”李彪說。

          對此,李彪建議,在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培育方面,尤其是產業領域方面,針對具體省份優勢,差別對待。完善準入準出機制,將關鍵的資源留給最需要的企業。

          記者了解到,當前,各地都出臺了對獲得專精特新資質企業的獎勵和優惠政策。例如,北京對獲得北京市“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稱號、北京市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稱號、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稱號的企業給予10萬至50萬不等的資金獎勵。此外,這些企業還可以獲得“一攬子”政策扶持,如財政專項資金、稅收優惠、企業知識產權保護、技術創新支持、市場開拓扶持、融資增信等。

          楊鏗表示,政府對企業的政策扶持和優惠,是寶貴的社會資源。但中小企業之間的競爭是激烈的、動態的。對此,應當同步完善“小巨人”企業的準入和準出機制,并配套相匹配的復核周期和復核標準,對已經失去創新驅動的企業,以及已經實現良性發展并脫離中小企業范疇的大型企業,及時移除并切換至其他相關的匹配支持體系。從而將關鍵的“專精特新”支持資源留給最需要的企業。

          沈方勇向《財經》記者表示,當前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都想申請認定專精特新企業,但認定標準是否科學?一部分企業被評定之后拿到了支持資金,其他沒有被評定上的優質企業怎么辦?認定為專精特新的企業如果之后表現不好該怎么辦?這些問題需要解決。

          為克服當前工作中所存在的一些問題,引導中小企業脫虛向實,持續發展,讓廣大中小企業“跳起來摘桃子”,形成競爭氛圍。沈方勇針對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認定評選建議,要統一制定分級標準,把標準定高、定細、定明確、不模糊,重質輕量,實行年度審核,定期復查。“在準入方面要高標準嚴要求,防止走形變味。對于已經認定的企業要定期核查,對不符合標準的要及時剔除。”

          企業走向“專精特新”要深耕于核心產品和服務

          工信部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7月底,全國4600多萬戶企業主體中,中小企業占比90%以上,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

          業內普遍認為,引導中小企業走“專精特新”發展之路,是中小企業實現可持續發展和轉型升級的重要途徑之一。那么,眾多中小企業如何走向“專精特新”之路?

          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徐曉蘭認為,中小企業要真正成為“專精特新”,在發展目標上,要以成為細分領域掌握獨門絕技的 “單打冠軍  ”“配套專家”為目標,專注并深耕產業鏈某一環節或某一產品;在發展路徑上,要發揮中小企業優勢,進一步強化創新。“專精特新”企業的靈魂是創新,無論身處什么環境、面對什么發展形勢,都要始終堅持從創新找出路、想辦法、謀發展。從發展結果看,要實現從相對低附加值、低技術含量、低質量、弱品牌走向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高質量、強品牌,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特。

          沈方勇向《財經》記者表示,“專精特新”中小企業貴在專業化、精細化、特色化、新穎化,其靠優而強,而不是憑大而強。中小企業走“專精特新”發展方向,一定要有一個明確的目標,精準定位核心產品和服務,長期專注并深耕于產業鏈中的某一環節或某一產品,成為產業鏈中不可缺少的一環。而不是過度強調營業額、企業規模的擴大或者追求上市、大規模融資。“不能賺了些錢就想著投資房地產等其他領域了。”

          沈方勇還認為,中小企業在走向“專精特新”的過程中,數字化是不可缺少的一環。“不邁上數字化這個臺階,在未來發展中就會落伍。”

          沈方勇在剛剛閉幕的全國兩會上提交了一份《關于推進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建議》,提出了設立國家數字化發展協調推進常設機構,建立數字化轉型公共服務體系,利用政府資源加大培訓力度、培養企業數字化轉型應用人才。

          對此,春風實業集團董事局主席曹寶華建議,用數字化、智能化,為“專精特新”企業注入發展新動能。企業在導入數字化、智能化新裝備的同時,要強化對原有設備的數字化、智能化改造,比如把原有分散的生產設備,通過嫁接數字化新技術集中起來,形成生產效率更高的現代化流水線,從“制造”向“智造”轉型。


          閱讀原文:https://news.caijingmobile.com/article/detail/455505


          乐博体育